念佛在今生亦有所得益?各位「念佛達人」,要了解「阿彌陀佛」名號的內容,才能把阿彌陀佛的功德,轉變成自己的力量⋯⋯

想收聽以下文章? 請按上面播放鍵 (語音以Google Voice 製成)

隋唐時期是中國佛教發展的鼎盛時期,尤其是淨土宗的發展,出現了「家家阿彌陀,戶戶觀世音」的信仰盛況。釋尊在《觀無量壽經》云:「若念佛者,當知此人,則是人中芬陀利華;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為其勝友,當坐道場,生諸佛家。」念誦「南無阿彌陀佛」是念佛法門中最普遍的,是《無量壽經》與《阿彌陀經》所講的持名念佛。一般人對彌陀淨土法門的了解,是想起念佛就想到死亡和往生,而不知道經中所說念佛在現世的利益和在現世的積極意義。念佛人應有責任告訴大眾念佛在今生亦有所得益,莊嚴人間淨土,在人世間推廣念佛法門。

念誦南無阿彌陀佛在現世的利益

《無量壽經》所述阿彌陀佛四十八願中第十二願說:「設我得佛,光明有能限量,下至不照百千億那由他諸佛國者,不取正覺。」第三十三願說:「設我得佛,十方無量不可思議諸佛世界眾生之類,蒙我光明,觸其體者,身心柔軟,超過人天,若不爾者,不取正覺。意思是說念誦南無阿彌陀佛,在現世會得到阿彌陀佛的加持,以清淨、歡喜、慈悲、智慧等光來利益眾生,除貪、瞋、痴之三垢,修戒、定、慧三無漏學的善心。

第四十一願說:「設我得佛,他方國土,諸菩薩眾,聞我名字,至于得佛,諸根缺陋,不具足者,不取正覺。」「諸根」是指人類身體的六種器官,又稱為六根,便是眼、耳、鼻、舌、身、意。有人生而殘缺,有人由於災禍病傷而失去一根乃至數根的功能,有的生而醜陋,有的由於災禍病傷而毀失端正的容貌。若能聞得和念誦無量壽佛名號,一者生於西方彼國,官能面貌,永遠具足;二者現生已經殘缺的,也能恢復改善,這是很有可能的。若以信心誠心念佛,相隨心轉,心中有佛,則諸根愉悅。

第四十二願說:「設我得佛,他方國土,諸菩薩眾,聞我名字,皆悉逮得清淨解脫三昧,住是三昧,一發意頃,供養無量不可思議諸佛世尊,而不失定意,若不爾者,不取正覺。」意謂念佛在現世可得「清淨解脫三昧」,住於定中,不失定意。以上是阿彌陀佛四十八願中所說有關念佛在現世的利益,所以《往生論》云:「愛樂佛法味,禪三昧爲食。永離身心惱,受樂常無間。」淨土宗九祖蕅益智旭大師一生都強調修念佛三昧,從持名念佛自然而然完成了明心見性的目的。大師說當一個人一心在念佛的時候,基本上在生命當中,會產生二種力量:第一種是「心靈的力量」,第二種是「佛陀的力量」,總而言之,要得到念佛的功德,一定要了解「阿彌陀佛」名號的內容,才能把阿彌陀佛的功德,轉變成自己的力量,這兩件事對念佛人來說至為重要。

念佛的科學研究

量子力學是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之間,物理學家在實驗觀測基礎建立的描述微觀現象及規律的物理學理論。量子力學發現了微觀領域的神奇現象,如量子糾纏、量子疊加、量子場、波粒二象性以及觀測等效應(觀測行爲能夠改變量子狀態)。量子力學將意識與物質世界聯繫在一起,否定了物質的實在性。世界著名的量子力學家馬克斯・普朗克得出了這樣的結論:「我對原子的研究最後的結論是——世界上根本沒有物質這個東西,物質是由快速振動的量子組成!」「所有物質都是來源於一股令原子運動和維持緊密一體的力量,我們必須認定這個力量的背後是意識和心智,心識是一切物質的基礎。」這與三千年前佛陀的論述不謀而合:「一切法從心想生」,「凡所有相,皆是虛妄」、「隨緣不變,不變隨緣」、「心生則種種法生,心滅則種種法滅」。

二十世紀後期,以霍金為代表,發展出物理學的另一個前沿領域「論」。弦論將宇宙看作是由宇宙弦組成的大海,那麼基本粒子就像是水中的泡沫,它們不斷在產生,也不斷在湮滅,物理學至此已進入了「自性本空」的境界,多種多樣的物質世界,真的成了《金剛經》所說的「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美國教授Robert Lanza在廿一世紀則提出了生物中心論(Biocentrism),據這個理論所說,宇宙跟人不只是兩個毫無關聯的東西,人可以透過意識來改變宇宙。根據該理論,意識是宇宙中的重要力量,它表明了為甚麼能量、物質、空間和時間的屬性取決於有意識的頭腦是否在觀察它們。這跟佛家的「諸法意先導」、「萬法唯心造」某程度上吻合。

從量子力學、弦論和生物中心論的角度出發,意識可以理解為是一種能量,它有自己的振動頻率。當意識能量強大的時候,它可以引起宇宙其他事物(能量),尤其是與它有糾纏關係的事物,產生共鳴,而共同願望的強烈群體意識,影響更大。阿彌陀佛經過漫長的修行歷程,累積了難以量計的功德,其意識和願力是無可量計的強大。套用生物中心論,就是說他憑著意念,創造了西方淨土。《阿彌陀經》說「是諸眾鳥,皆是阿彌陀佛,欲令法音宣流,變化所作。」阿彌陀佛是從零變化出種種奇妙雜色之鳥,加上諸大菩薩及大善人不停往生到極樂世界,共同的意識及願力會越來越強大。美好意識結集,極樂世界不斷地變得更殊勝!

《佛說阿彌陀經》說:「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有世界名曰極樂,其土有佛,號阿彌陀,今現在說法。」「維度空間」、「弦論」、「M理論」與「蟲洞」的研究,幫助我們重新認識「空間」,了解佛教的時空觀念。雖然說淨土距離我們娑婆世界有十萬億佛國土之遠,但因為有蟲洞的關係,意識能一瞬即至。只要跟阿彌陀佛建立強大的感應,臨終時我們的神識能穿越一切到達淨土,是一點也不奇怪的。往生淨土的基本要求是:信、願、行具足。從科學角度理解,「信」是極度的專注,「願」是強烈的動機,這樣「行」的念佛意識便很強大,更容易穿越時空與有關的能量場產生感應,往生淨土。

「阿彌陀佛」是一種聲音,無論你現在是說粵語、國語、英語甚至義大利語,它本來由梵語而來,所以你即使以哪種語言念他的名號,你也是在接收極樂世界的頻率。持續念誦佛號,接收能力便越強,漸漸阿彌陀佛便會播下一顆種子,種在你的第八識裏。有些人臨終時陷入昏迷,根本無法作聲,但因為它之前在潛意識中種下了種子,神識跟淨土相應,於是得以生西。用科學去說比喻,假設極樂世界是一個超級電視台,阿彌陀佛的無盡能量,穿越時空,到我們的地球。本師釋迦牟尼佛告訴我們這股能量的頻率就是「阿彌陀佛」四字聲音,只要我們調校頻率與極樂世界能量接軌,便會產生感應,幫助我們到西方極樂淨土。

表1,實驗範式
表2

念佛與腦神經科學

腦科學,狹義的講就是神經科學,是為了瞭解神經系統內分子水平、細胞水平、細胞間的變化過程,以及這些過程在中樞功能控制系統內的整合作用而進行的研究。廣義的定義是研究腦的結構和功能的科學,還包括認知神經科學等。研究腦神經科學的工具,在二十一世紀有重大的進展,這包括腦磁圖 (Magnetoencephalography,MEG)研究、腦電波分析和腦成像技術如計算機斷面成像(CT)、事件相關光學信號(Event-related Optical Signal,EROS)、功能核磁共振成像(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fMRI)、和超導量子干涉設備(SQUID)等。近年就有科學家利用腦神經科學工具,研究念誦佛號對人體的影響。

腦磁圖是一種無創傷性地探測大腦生理信號的腦功能檢測技術,具有毫秒級的時間解析度和毫米級時間解析度,且信號不受組織導電率和顱骨厚度等影響,在對活動的神經元的定位精度和測量信號的靈敏度上有很大優勢。腦磁信號的獲得是通過頭皮感測器在腦外記錄腦內神經電流發出的極其微弱,由神經元的突觸後電位所產生的電流形成的生物磁場信號。美國密蘇里大學的科學家們發現念誦佛號、佛咒會產生腦磁圖,研究人員讓測試者默想不同的咒語,同時用不與測試者身體接觸的「超導磁強計」,來觀察測試者大腦電波磁場。當測試者默想佛咒時,超導磁強計測到一個相對應的腦磁圖。他們分別測試了二十七個不同的佛咒,得到了二十七個不同的腦磁圖。這個實驗證明,佛號、佛咒的力量不只是來源於念誦時產生的聲波,當我們默想時,意念會產生磁場力量。

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情緒神經科學實驗室的李察.戴維森(Richard Davidson)教授,以多位長期禪修經驗的修行者為研究對象,運用核磁共振成像、腦電波(Electroencephalogram,EEG)等,來研究在各種禪定中的腦波及腦中不同區域的活動情形,同時透過與從未有禪修經驗者的腦波差異進行對比,結果發現長期禪修能轉變心識、寬心自在、培養專注和增長智慧。例如,當禪修者修習慈悲禪定時,大腦左前額葉外皮區的活動量會劇增,顯示他們可能處在喜悅、熱情等正向情緒的狀態。同時,禪修者的伽馬腦波(代表高頻率腦波)也有顯著增長,而禪修經驗少的人只測到少許伽馬電波活動(註1、2)。這些研究成果表明,人們憑藉禪修的訓練,可以培養正面情緒、豐富內心,也有助促成大腦中長期且重大的改變。

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進行了一項有關於念誦「阿彌陀佛」佛號對調節後期大腦恐懼和壓力引起的反應的研究(註3),中心邀請有念阿彌陀佛名號的佛教徒對看電腦念「阿彌陀佛」,並接駁EEG腦電圖的機器,之後讓他們看電腦裏面的恐怖圖片和普通圖片,作有關腦電事件相關電位(Event-related potential)早期視覺處理成分N1和晚期正向波LPP的研究。當念佛人看到那些恐怖圖片及普通相片時,腦電圖出現了六種反應狀態。第一個是看負面圖片;第二個是看中性圖片的時候;第三是看恐怖圖片而念聖誕老人;第四是看普通圖片而念聖誕老人;第五是看恐怖圖片念阿彌陀佛;第六是看普通圖片念阿彌陀佛,共六種狀況。EEG腦電圖顯示,念阿彌陀佛看到恐怖圖片時,和最初看到恐怖照片的時候,腦電圖是有反應的,但到情緒生起和恐懼生起的時間,負面訊息對腦及身體的後期知覺反應,基本上是被念佛中和了。參加者在念佛時的心跳頻率,也更加平緩。研究表明念「阿彌陀佛」可減輕恐怖圖片引起的過度的情緒反應,也就間接證明「念佛確實有助於穩定腦波及心緒」。這也從側面證實佛陀在《箭經》(Sallatha Sutta)中提到的有修行的人面對痛苦,身受而不生心受(註4)。這是對大腦適應不同挑戰能力的初步瞭解,這種能力可以使大腦在面對挑戰時增強其能力。

另一項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的實驗是用功能核磁共振成像儀器(fMRI)來研究念「阿彌陀佛」對腦神經機制模態的影響(註5),研究顯示,反覆念佛能形成正面情緒、基模或者結構以抗衡恐懼心,就是當你常常念阿彌陀佛,大腦裏面的腦神經,組成了一個結,這個結構平衡負面情緒及偏見。研究顯示,當人面對負面情境,念佛能直接影響「杏仁核」的部位,調節情緒。此次的磁共振實驗,證實了念佛有可能直接刺激腦幹,從而直達人腦本能層面的滿足,能幫助我們產生根本的幸福感,也能培養積極的情緒。我們在處理情緒的方式上越靈活,也就越有創造力。這項研究更發現恆常念誦佛號可以在腦海中產生阿彌陀佛的影像,激活杏仁核的正能量,誘導海馬體生起極樂世界的境界,形成具有增強積極情緒的宗教圖式。

念誦「阿彌陀佛」佛號可以產生獨特腦神經生理迴路,多模態腦電生理學和神經影像學方法研究發現念阿彌陀佛名號的佛教徒的後扣帶皮層(Posterior cingulate cortex)會顯示出特徵向量中心性(Eigenvector centrality EVC) 大量減少,是由於三角洲振盪的區域內源性產生。數據表明這些功能影響不是由於外周心臟或呼吸活動,也不是由於隱式語言處理,這是念誦阿彌陀佛所引起的獨特心理治療效果(註6)。

在人間建立念佛淨土

念誦「阿彌陀佛」佛號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在現世能培育正面情緒,對現代人來說是一種值得推薦的生活模式。念佛可以改善人際關係,展示佛教修行的入世精神,所以念佛達人應該在人間建立理想的環境,讓大家一同念佛,改善全人健康,同登極樂國土。

[1] Lutz, A., Greischar, L. L., Rawlings, N. B., Ricard, M., & Davidson, R. J. (2004). Long-term meditators self-induce high- amplitude gamma synchrony during mental practice.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101(46), 16369-16373.

[2] Davidson, R. J., & Rickman, M. (1999). Behavioral inhibition and the emotional circuitry of the brain. Extreme fear, shyness, and social phobia, 67-87.

[3]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10 January 2017.

[4] T02, 119 c28-120 b14

[5] Front. Behav. Neurosci., (2020) https://doi.org/10.3389/fnbeh.2020.548856

[6]Scientic Reports.(2019)9:4262. https://doi.org/10.1038/s41598-40200-w

Facebook Comments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